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90
  • 来源:MIP建站系统

再访“七朵雪莲花”

  新华社西宁4月12日电题:再访“七朵雪莲花”

  新华社记者吕雪莉、史、李琳海

  “生于高寒,予人温暖。七个姐妹,把伤痛和思念埋在心底,给病人以关爱和希望。她们外表柔弱,内心坚强。就像高山上的雪莲花。”

  10年前,玉树地震抗震救灾报道中,新华社记者采访了在海拔4300米的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玉树市隆宝镇卫生院的7名女医护人员,她们从地震起一直坚守在帐篷卫生院里,像对待亲人一样诊治病人,送医送药,像圣洁的雪莲绽放在灾后大地上。

  在玉树抗震救灾十周年之际,记者再访玉树,“七朵雪莲花”依然奋战在疫情防控、救死扶伤第一线。她们亲历了灾后重建,也见证着玉树重生……

  雪莲花迎风绽放

  10年前的那场地震,是七姐妹常提起的话题。

  她们是当年隆宝镇卫生院仅有的7名医护人员,被群众亲切称为草原上的“七朵雪莲花”。

  由于当时的医疗条件有限,她们是镇上1000多户人的定心丸。有时急需出诊,她们要骑摩托车或骑马,赶赴300多公里外的牧民家中。

  地震发生当天,吉拉带着姐妹们一起,包扎处理了1009个轻伤病人,转运了36个重伤病人。

  由于当时没有足够的帐篷,还有56个病人住在卫生院未倒塌的院子里。

  4月夜晚的玉树,寒风呼啸。七姐妹就在院子里凑合休息,互相间谦让着唯一一件军大衣……

  助产士扎拉一直忙于接生“地震宝宝”,直到震后第26天,才和7岁的儿子劫后相见,喜极而泣。

  “地震发生后,镇上的伤员陆续集中到了卫生院。后来结古镇上的伤员也送到我们这儿,忙得连害怕的时间都没有。”蒋晓玲回忆道。

  地震发生时,蒋晓玲已经有4个月的身孕,但为了伤员,她一次次冲进危房里抢救药品,挽救生命。

  主治医生益西群措本要在当年10月披上嫁衣,由于人手紧张,工作繁忙,她毅然推迟期待已久的婚礼,直到3年后。

  聚是一团火,散是满天星

  如今,七姐妹虽然陆续离开了当年的隆宝镇卫生院,但都奋战在医疗卫生一线。像玉树夜晚的满天星辰,带给患者光与亮。

  回到玉树州府工作的索南永吉,终于和母亲团聚,工作之余,孝顺的索南永吉总是匆匆赶回家照料年逾古稀的母亲。

  “百善孝为先。”想起当年,与母亲相隔两地,生死未卜的情景,她禁不住泪湿眼眶……

  索南永吉和益西群措、蒋晓玲、扎拉现在都就职于玉树市八一医院,成了各自科室的中流砥柱。

  “重建后玉树医疗条件越来越好,医院划分了不同的科室,能解决更多疑难杂症了,我们再也不用‘胡子眉毛一把抓’了。”益西群措说。

  七姐妹中的“高材生”吉安早年曾在加拿大和英国留学。离开隆宝镇后,成为玉树市第三民族中学校医,为师生健康保驾护航。

  藏医看卓如今在玉树州藏医院药浴科工作。她说:“现在越来越多人开始了解藏医,每年来藏医院交流的医生也变多了。很多游客会采购藏香和藏药。”

  七姐妹有一个名为“聚散两分离”的微信群,正如群名所言,七姐妹如今各自奔波在事业和家庭之间,除了拉拉家常,难得的小聚时常成为“业务交流会”。

  盛开,永不凋零

  “疫情就是命令,岗位就是战场,我主动请缨奔赴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第一线,定不辱使命!”平日文静的索南永吉,在今年新冠疫情防控中第一时间递交了请战书。

  “当时我也没想那么多,就是希望能发挥自己的作用。”她是八一医院儿科副主任,发热门诊实行24小时值班,她常常是一夜没睡早上交班后还要到儿科查房,与忙碌为伴……

  如今吉拉是玉树市扎西科街道卫生服务中心的负责人,扎西科街道人员密集,是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重点地区。疫情发生后,她和同事身着防护服,忙碌在集中隔离点和防控卡点上。

  作为业务骨干,索南永吉和益西群措除了日常工作,还要到临时成立的发热门诊值班。

  益西群措是传染病科的副主任医师,在这个活重又“危险”的科室,她一待就是5年。

  10年过去,玉树人民拥有了新家园与新生活,她们欣慰地看到,牧民在家门口看病不再是梦。

  七个姐妹,和玉树许许多多医疗卫生工作者一道,用爱与坚守,把健康和希望带给雪域民众。